共和黨人與民主黨人; 自由的兩臂

  • 為使上帝脫離憲法而做出的那些決定,是美國遭受破壞的種子。
  • 自由與上帝之間的牢固聯繫遠不止宗教與上帝之間的聯繫。
  • 自由不允許人們與上帝分離,因為上帝就是自由。

上帝保佑美國。 上帝保佑以色列。 上帝保佑人類。

在與Amalek Exodus 17進行的戰鬥中:12說:“摩西的手沉重,他們把一塊石頭放在他下面,他坐在上面,Aharon和Hur在一側和另一側支撐他的手,他的手很穩定。” 與Amalek的戰鬥是爭取自由的戰鬥。 摩西所坐的石頭是自由與正義國家的憲法,他的兩臂是自由的兩臂,是民主共和黨和民主派的兩個方面及其支持者。 在這場戰爭中,美國正處於特朗普總統與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以及社會主義自由主義者的中間。

今天的美國正處於政治困境之中。 根據憲法,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這意味著至少需要兩個方面。 只有一方的政府不再是民主國家。 雙方可以不同或同意並監督法律。 美國相信自由,反自由派人士無處可逃。

特朗普稱修建隔離牆為國家緊急狀態,正在利用他擔任總統的權力。 憲法中將反對他修建隔離牆的權利交給了民主人士。 在民主國家,允許存在分歧,但在獨裁統治中則不允許。 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通過反對特朗普捍衛民主。 即使左派將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的合法性前往最高法院,這也是民主的一部分。 美國擁有確定是非的憲法。 特朗普即使有過錯也必須尊重美國憲法。 如果他不遵守憲法,就會受到彈imp。

建立一個擁有自由和正義的民族的民主有一條完善的法律。 美國成立於1776年,並且仍在發展,以建立一個在上帝之下的自由國家的法律,一個國家在上帝之下永遠擁有自由和正義。 為使上帝脫離憲法而做出的那些決定,是美國遭受破壞的種子。

分離政教分離的概念並不需要分離神與國家。 教會和上帝之間有區別。 教會是建立宗教的教會,其會眾信奉崇拜法則。 教會是一個獨立的實體。 一個允許一個教會擁有一種宗教的國家就是獨裁統治。 每個教會都是專政,並有自己獨立的法律。 一個國家如果隸屬於一個教堂,就不能稱其為自由國,但當它允許人們屬於自己選擇的教會時,它仍然可以是一個自由國。 教會和宗教只有得到自由的認可才能成為上帝。 上帝是無限的,教會和宗教是有限的。 就像自由意味著無限的選擇,甚至直到無限,上帝也是無限的,不能用一種方式來定義。 自由與上帝之間的牢固聯繫遠不止宗教與上帝之間的聯繫。 宗教始於發現上帝。 自由在發現上帝之前就來了。 宗教源於自由。 自由是發現上帝之前的第一能量。 上帝在宗教之前與自由相關。 上帝是自由,上帝是宗教。

特朗普總統加強了美國的風俗,在美元鈔票上加上“我們相信上帝”字樣。 美國憲法的第一項修正案“國會不得制定任何關於宗教信仰的法律或禁止其自由行使的法律”,與在法律文件或美元上加上“在上帝之下”或“我們信任的上帝”一詞並不矛盾。法案。 美國選擇了一位名為自由的上帝。 名為自由的上帝不反對為上帝使用其他名稱,而是反對將上帝限制為一種名稱和一種宗教。 萬能的,完美的大師,英語中的和平之主的最好名字是上帝。 無需爭論,在美國使用上帝一詞是可以接受的。 用耶穌為上帝這個名字可能會引起爭執,或者是雅各的上帝,或者是另一個名字。 基督徒也稱全能者為上帝。 上帝不是宗教,也不隸屬於任何特定宗教,而是自由宗教中使用的名稱。 術語上帝被排除在美國憲法之外但被包括在獨立宣言中的事實削弱了美國憲法。 上帝不應與宗教混淆。 自由就是上帝,上帝就是自由。 作為第一修正案的一部分,應在《美國憲法》的修正案中添加“我們相信上帝”,“我們相信自由”。 上帝暗示完美。 沒有上帝,就不會有美洲國家的完美,人民也沒有動力成為自由的完美擁護者。

也許這就是美國人不尋求改善的原因。 由於他們的憲法中沒有上帝,因此沒有動力成為完美的美國人。 沒有上帝的形象附於美國,自由就像每個人一樣,“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創造的”,美國的自由和正義就沒有完美的目標。 自由是完美的,上帝可以是自由。 上帝不可能是不完美的。 如果不是虔誠的,自由就不可能是完美的。 一個在上帝之下永遠擁有自由和正義的國家有追求完美的動力。 但是一個永遠沒有上帝就擁有自由和正義的國家沒有完美的目標。 停滯帶來破壞。 它用諺語說,如果不成長,就開始衰落。 一個人或一個國家不能是上帝,但可以渴望成為地球上完美的上帝的代表,對美國來說,這是一個擁有完美自由的國家。

今天,美國的自由主義者已將政教分離視為與上帝分離的一種手段,這意味著將自己從生活中解放出來。 自由不允許人們與上帝分離,因為上帝就是自由。 美國必須有所進步,才能成為上帝的一部分。 當美國理想下降時,自由就離開了。 它離開了上帝。 有敬虔的自由,有異教的自由。 敬虔的自由是尋求完美理想和世界統一與和平目標的自由。 因為世界是分裂的,自由是統一的,所以自由可以團結世界。 除非人民百分百地與任何一個政黨團結,否則自由不可能是共和黨人,也不能是民主政體,這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因為自由運動始於民主制度,具有憲法和獨立宣言。 自由允許對方發表自己的聲音。

自由是完美的,但美國的憲法並不完美,因為它沒有提到上帝。 沒有上帝的自由並不完美。 通過在憲法中加入“神治國家”一詞,使美國變得完美。 自由是美國的上帝,它是美國的宗教,它允許其他宗教自由,並使世界團結與和平。 自由使人們成為人道主義者,甚至是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論者。 人道主義也是一種宗教。 人們敬拜完美的人道上帝。

猶太教為世界帶來了聖經。 在燃燒的灌木叢中發生任何事情之前,上帝向摩西表明自己是自由之神。 埃及人出埃及是全人類自由的象徵。 如果猶太人和摩西之後選擇建立一個君主專制的國家,那是他們的選擇。 聖經賦予以色列聖經國家以法律,這是當今美國效仿的典範,美國每天都在撰寫新憲法,以改善自由世界的法律。 在新世界中,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世界上所有國家都在自由與自由的屋頂之下。 過去每個都有自己的聖經的獨裁統治今天是生活在自由屋頂下的其他宗教。 猶太教始於自由和摩西,在彌賽亞宗教時代,猶太人再次與自由聯合。 自由將世界上所有的宗教與上帝團結在一起。

摩西的手臂是自由的兩個方面,在美國是共和民主的。 當他們為民主目標共同努力時,他們就能征服世界。 當他們僅出於政治原因而相互爭鬥時,什麼都做不到。 創世記48:13中的一個故事可以啟發我們,並為當今美國的政治衝突提供教訓。 像摩西一樣,雅各被稱為真理之父,自由之父。 雅各的兒子約瑟帶來了他的兩個兒子長子梅納施,而伊芙琳也得到了祖父的祝福。 當雅各祝福這兩個孩子時,他交叉雙手,將右手放在左邊的埃夫拉姆頭上,將左手放在右邊的梅納什的頭上,而不是從右到右祝福他們。從左到左。 從中可以學到一個給政客的教訓,他們應該誠實,必要時他們可以不同意黨的領導人。 如果他們是民主人士; 他們可以同意特朗普,如果他們是共和黨人,則可以同意南希·佩洛西。 政治中也有自由,當您代表美國時也是如此,而參議院或國會中則有自由。 自由熱愛真理,為真理而努力。 自由熱愛和平,為和平而努力。

讓美國憲法以“上帝保佑美國”開頭。

大衛·韋克斯曼

拉比·大衛·韋克斯曼(Rabbi David Wexelman)著有五本書,主題是《世界統一與和平》,以及 進步的猶太精神。 拉比·韋克斯曼(Rabbi Wexelman)是 美國馬卡比之友,這是一個慈善組織,旨在幫助美國和以色列的窮人。 捐款在美國可以免稅。
http://www.worldunitypeace.org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