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當的庇護特權

如此多的美國人度過了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 對冠狀病毒很生氣。 對特朗普很生氣。 對中國生氣。 對在商店拿到最後一包廁紙的女士很生氣。 對他們生活和工作所在城市的“在家呆”命令感到憤怒。 我是糖尿病患者,我沒有脾臟,我患有Hidradenitis Suppurativa和全身性硬皮病。 我發現我要感謝我們的政府機構在全國范圍內發出就地庇護令時對像我這樣的人(以及其他所有人)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