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與電暈的愛

  • 愛一個給人類帶來致命災難的上帝是困難的。
  • 宗教教導人們敬畏上帝,這是智慧的開始。
  • 普世信仰結合了對上帝的敬畏和對上帝的愛。

愛已經死了205,930人並感染了Covid-2,971,533的19人的上帝是很難的。 尚未進行疫苗接種,前途一片漆黑。 1918年,世界遭受了 西班牙流感 其中可能造成多達100億人死亡,這是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大流行。 二戰 大屠殺造成了6,000,000萬猶太人和XNUMX萬人類。 鑑於這些悲劇,很難愛上帝。

Tisha B'Av是猶太教的快日子。 在這一天,耶路撒冷的聖殿被毀。 猶太人民被驅逐出自己的家園。

但是聖經命令說:“你應該全心全意地愛耶和華你的上帝。” 鑑於世界歷史上的這些悲劇事件,對上帝的愛是最困難的成就。 猶太人認為,Av九月九日在耶路撒冷摧毀其聖殿是比西班牙流感還要慘烈的事件。 羅馬人從耶路撒冷和貝塔爾市溢出猶太血,直到地中海。 蒂莎·巴夫(Tisha B'av)這天是猶太歷史上最難過的一天,也是一年一度的齋戒日。

相信上帝和敬畏上帝比愛上帝要容易得多。 生活在電暈大流行中,看看歷史上的這些悲劇性事件,那些相信上帝的人比愛上帝更容易懼怕上帝的憤怒。 即使是先知摩西,也沒有人認識上帝。 上帝對摩西說,你看不到我的臉,因為沒有人看著我。 上帝向摩西表明自己說:我將握住我的手,你會看到我的背。” 在這些悲慘的事件中,上帝正在揭露他的背影。

上帝的面容是他的憐憫。 創造宇宙的上帝是未知的,並受到他忠實信徒的尊敬。 他的背是眾所周知的,但即使對摩西來說,他的臉也沒有露出來。 上帝在西奈山嚮摩西和猶太人獻上十誡時向他揭示了自己。 上帝通過摩西和猶太人向世界展示了自己。 聖經中摩西的五本書開始說:“起初上帝創造了天地。” 上帝在出埃及記的故事中通過奇蹟救贖了猶太人民,並將猶太人民帶入以色列,建立了以色列的聖經國家,並在耶路撒冷建造了聖殿。

上帝通過以色列國和耶路撒冷的聖殿向世界彰顯自己。 以色列的聖經國家是由上帝賦予摩西的律法所統治的。 人民敬畏上帝和國家法律。 對罪人有嚴厲的懲罰。 神聖的命令是學習和遵守國家法律或受到懲罰。 沒有人見過神或見證過來世的存在。

上帝在地上的啟示來自先知。 舊約與亞當,諾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布,以實瑪利和摩西的宗教發展有關。 穆罕默德的耶穌後來是先知。 三大宗教代表著上帝在世界上的啟示,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 這三種宗教在世界上代表著宇宙的創造者全能的上帝。 無神論者否認上帝創造了世界。 無神論者不能否認世界上有代表上帝的宗教。 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只關注自然存在,科學,物理學,否認超自然現象。 他們不能否認聖經的存在。 即使是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聖經也值得研究。

世界上的人們都信仰上帝,而今天很多人都是無神論者。 在猶太教時代以前,人們相信異教徒的神有恆星,行星和自然。 西奈山改變了整體格局,並將一神教帶入了世界,一位自然界之上的創造者是上帝。 那些信奉獨一上帝的人與反對這一信仰的人之間的鬥爭仍在繼續。

聖經中的以色列國被羅馬人摧毀,他們不接受處於代表上帝及其律法的錫安國家的統治之下。 羅馬後來通過基督教接受一神教。 他們進行了十字軍東征,向耶穌傳播了建立在猶太聖經上的福音。 根據古蘭經和伊斯蘭教,穆罕默德為信仰獨一而戰。 無神論者被基督徒和伊斯蘭教信奉或被處死。 宗教內部的鬥爭是另一種鬥爭。 猶太教已經有宗教信仰。 基督教是一種新的信仰。 伊斯蘭教是一種新的信仰。

他們都以不同的方式相信一位上帝。 他們全心全意地接受了對上帝的信仰,甚至在發生像電暈病毒這樣的悲劇時也相信了上帝。 他們在信仰上帝,舊約聖經,新約聖經和古蘭經方面的聯繫方式不同。

來自不同信仰的宗教領袖聚集在耶路撒冷,為阻止電暈瘟疫祈禱。

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看歷史上的宗教戰爭以支持他們的懷疑。 拜占庭帝國與奧斯曼帝國作戰,基督徒反對穆斯林,穆斯林反對基督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反對猶太人。 許多曾經信奉宗教的人已經成為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 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有時也成為宗教。

東正教教導人們將敬畏上帝作為信仰的起點。 不可知論者和無神論者擔心死亡和破壞,並為生存而奮鬥。 他們有自己的世俗思想,有的甚至可能成為人道主義者和慈善家。 對上帝的信仰更多的是通過敬畏上帝而不是通過愛上帝。 宗教強調對上帝作為信仰基礎的恐懼。

即使對宗教正統的觀察者來說,上帝的愛也很難。 宗教在很小的時候就引入了對上帝的敬畏,這被稱為智慧的開始。 相信上帝就是相信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他根據他神聖計劃制定的。 甚至西班牙流感和電暈也是他神聖旨意的一部分。 電暈不能教人愛神,但可以教人敬畏神的憤怒。 愛一個未知而全能的上帝是很難的。 因此,宗教把愛問題放在一邊,並強調恐懼和遵守他的法規。 宗教教導善人死後上天堂; 邪惡下地獄。 邪惡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滅亡。

愛上帝幾乎是不可能的,但這是《摩西五經》中最重要的誡命,“你應該全心全意地愛耶和華你的上帝。” 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不會推動上帝的愛的問題,而是將其保留給那些首先對他的威嚴和懲罰感到恐懼的人。 對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上帝之愛與對上帝律法和上帝國家的愛息息相關。

真正的愛的表達是當一個人願意為自己的信仰和國家犧牲自己的生命。 基督教將上帝的愛與正義的聖彌賽亞耶穌的愛聯繫在一起。 這是兩種實現上帝之愛的方法。 只有恐懼,無知,全能和毀滅的上帝。 只有在他的律法和他的國家中彰顯出來的,或作為他神聖的受膏彌賽亞而彰顯的上帝,才可以被愛。

無神論者和不可知論者不能接受以色列是上帝的聖經國家; 聖經國家的律法是上帝賜予的。 他們不能接受彌賽亞從以色列出生,他是一個永恆的靈魂,他為自由事業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並在三天后復活。 首先接受上帝的律法所統治的國家。 上帝的國家是神權國家。 以色列人民為人民所懼怕的偉大國會的國王和士兵桑赫德林。 人民擔心摩西賦予他們的國家法律和犯罪的後果。

那些學習《摩西五經》的人也可以通過熱愛自己的國家和猶太教法來愛上帝。 鑑於瘟疫和與其他國家的戰爭的苦難,如果不深入研究《摩西五經》,對這個單身的人來說,上帝的愛是很難的。 基督教使愛上帝的目標變得更加簡單。 要以上帝的形象愛彌賽亞聖人,代表上帝永恆的憐憫。 像猶太教一樣的伊斯蘭教通過其法律和民族,對上帝及其法律的恐懼與上帝聯繫在一起。

猶太教和伊斯蘭教的方式允許猶太人和穆斯林接受生命災難和戰爭的痛苦,​​他們在沒有上帝的愛的情況下保持對上帝的敬畏,從而懼怕上帝的憤怒。 基督教在許多世代以來都強調了對恐懼的熱愛,這已經失去了追隨者。 許多猶太人在民族淪陷後就離開了信仰,不再遵守上帝的法規。 沒有上帝的愛,他們離開了猶太教。 他們不懼怕《律法》中規定的神聖懲罰。 敬畏上帝需要加強。 上帝的愛需要全力投入。

麥當娜在她的網站上稱“偉大的均衡器Corona”。

電暈將不會成功地使無神論者成為信徒,但可能會成功地使不可知論者成為信徒。 那些堅持對上帝的信仰的人接受電暈作為對他們罪惡的懲罰。 他們相信來世。

歐美曾經是具有強烈宗教價值觀的國家新教徒和基督教徒。 新教徒和基督教徒的教導使世界上一個聖人以上帝的形象去愛。 基督教徒和新教徒的信仰不足以抵禦瘟疫等生命的苦難 西班牙流感大流行 現在是電暈。

也許這些對上帝失去信心,對上帝的愛和對上帝的恐懼的人可以收回這些失去的寶藏。 普世信仰,對摩西和先知復活的信仰提供了失去的信仰的更新。 這些迷失的靈魂更容易以愛上帝為主要目標來恢復信仰。 鑑於普遍信仰 巴哈依 或進步的猶太靈宗教仍然很重要。

正統的宗教信仰與敬畏上帝有關,在今天這樣艱難的時期保持了信仰,就像今天接受他們的苦難作為對自己罪孽的懲罰一樣。 他們有自己的宗教,不尋求其他信仰或普遍信仰。 上帝的愛是最終目標。 但是只有通過將它與宗教和對上帝的敬畏結合起來,才能完美地實現它。 世界上有三種主要的宗教,分為許多教派,但普遍信仰是一種信仰,其中包括所有信仰,仁慈,愛與和平Shalom,Salem,Om。

麥當娜(美國的麥當娜)和藝人麥當娜(Coronna)稱其為“偉大的均衡者”,這是人們尋求答案的動力。 醫學和科學在抗擊電暈大流行中很重要,但不能像宗教和信仰那樣治愈情感創傷。 電暈可以使人們無神論者。 但也將激發人們比醫學科學和技術更深刻地尋找人生困境的答案。

偉大的調平者科羅納(Corona)將內塔尼亞胡(Natanyahu)和甘茨(Gantz)在兩次大選後未能組建政府。 它召集了耶路撒冷許多信仰的代表進行宗教間祈禱,以製止瘟疫。 這些信仰的領袖們每人相距兩米。 他們的每種宗教都有自己獨特的學說和習俗。 儘管有分歧,他們還是在一起見了片刻。

每次$ 1美元

在這裡提交廣告

大衛·韋克斯曼

拉比·大衛·韋克斯曼(Rabbi David Wexelman)著有五本書,主題是《世界統一與和平》,以及 進步的猶太精神。 拉比·韋克斯曼(Rabbi Wexelman)是 美國馬卡比之友,這是一個慈善組織,旨在幫助美國和以色列的窮人。 捐款在美國可以免稅。
http://www.worldunitypeace.org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