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隔離–世俗和宗教

  • 伊朗不斷公開聲明他們打算摧毀以色列並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
  • 伊朗不能使用種族隔離作為摧毀以色列的理由。
  • 伊朗破壞了當今中東的力量平衡。

最近,在對伊朗官員進行採訪時,他們被問到:您為什麼要摧毀以色列? 伊朗不斷公開聲明那裡打算消滅以色列並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 這也是哈馬斯和聖戰組織在加沙地帶的願望。 伊朗的這位官員回答了這個問題:“以色列是一個種族隔離國家。 我們也反對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

當國民黨當選時,種族隔離始於1948的南非。 國民黨政府將所有南非人民分為三個種族,並為每個種族制定了權利和限制。 不到20%的白人少數族裔控制著絕大多數黑人。 依法實行的種族隔離被稱為種族隔離。 白人享有整個非洲最高的生活水平。 黑人生活在貧困中。

1974年開始了人人和平實現權力與平等的和平過渡,這結束了種族隔離制度。 1993年,在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領導下,南非結束了種族隔離。

種族隔離期間,伊朗將以色列比作南非。 伊朗支持代表敘利亞的阿拉維派人口的阿薩德敘利亞阿拉維派政府,該政府僅佔穆斯林總人口的17%。 阿拉維派穆斯林什葉派在敘利亞維持秩序,並捍衛自己的選民抵禦大多數遜尼派穆斯林。 每當雙方之間發生暴力衝突時,阿薩德政府就會迅速殲滅對方。 阿拉維派人的生活水準比其他敘利亞人高得多。 伊朗將以色列視為種族隔離國家,但支持敘利亞,敘利亞的生活條件差異大於阿拉伯以色列人與以色列人之間的差異。 在以色列,猶太人佔75%,阿拉伯人佔20%。 以色列一直在努力改善阿拉伯人的生活水平,但仍低於猶太以色列人的生活水平。 統計數據表明,以色列阿拉伯人的生活水平比2010年有所提高。阿拉伯公民獲得與猶太人同等的社會保障福利。 以色列政府中有阿拉伯人的代表。 與敘利亞的遜尼派社區相比,阿拉伯社區遠沒有貧窮。

麥當娜 (照片/ David Wexelman)

伊朗本身是一個伊斯蘭宗教國家,禁止穆斯林出於自己的信仰而結婚。 伊斯蘭法律規定,婚姻和離婚在伊朗受到控制。 以色列的婚姻和離婚歸以色列東正教猶太教教士所有。 伊朗的種族隔離問題與以色列的問題一樣多。 伊朗不能使用種族隔離作為摧毀以色列的理由。 也許在猶太人和外邦人之間沒有平等的時候,伊朗在聖殿時代指以色列。 由宗教領袖管理的一黨政府。 今天,以色列已經接受了改變。 有宗教自由。 今天在特拉維夫舉行的歐洲電視網音樂節開始了,麥當娜等來自世界各地的演藝界人士也參加了該音樂節。 極東正教很難接受這些變化,但自由已成為世界上接受帶有老年習俗的東正教的新宗教,今天被稱為種族隔離。

伊朗要消滅以色列肯定有另一個原因。 伊朗因其在中東的力量而對以色列感到憤慨。 伊朗希望宣稱自己的國家和中東什葉派穆斯林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 實現霸權就意味著摧毀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 埃及是中東人口最多的國家,主要是遜尼派,但對伊朗沒有威脅,因為經濟上埃及已經破產。 他們像阿拉伯其他國家一樣,擁有很少的自然資源。 埃及高度依賴美國的支持。

在薩達姆·侯賽因領導下的伊拉克是中東最強大的國家。 他們對伊朗構成威脅。 伊朗和伊拉克從1980年至1988年交戰。 伊拉克想取代伊朗成為主要的波斯灣國。 伊朗仍然希望成為波斯灣的主要國家,而以色列則破壞了中東的力量平衡。

伊朗破壞了當今中東的力量平衡。 伊朗遠非民主國家。 伊朗作為核大國,對中東其他國家尤其是遜尼派人口來說,將是危險的。 奧巴馬總統不願試圖解除武裝,因為它位於霍爾木茲海峽波斯灣的戰略位置,該地區被用來在整個歐洲和全世界運輸石油和天然氣。 降低伊朗的地位以免控制中東國家和捍衛以色列,這超出了奧巴馬作為民主黨人的能力。 他剛剛決定從伊拉克撤軍。 共和黨總統特朗普(Trump)成為總統,以完成奧巴馬無法做的工作,以使中東達到平衡。 在伊拉克和伊朗戰鬥期間,兩國沒有時間和自由來擾亂中東地區的力量平衡。 在伊拉克和伊朗之間的戰爭之後,問題再次開始。

布什總統結束了伊拉克,伊拉克離開了伊朗成為中東的大國。 特朗普總統現在必須跟隨布什總統的工作,並在中東建立力量平衡,以偏愛那些與西方世界有聯繫的國家。

伊朗通過摧毀以色列和獲得核武器成為對全世界的威脅。

每次$ 1美元

在這裡提交廣告

大衛·韋克斯曼

拉比·大衛·韋克斯曼(Rabbi David Wexelman)著有五本書,主題是《世界統一與和平》,以及 進步的猶太精神。 拉比·韋克斯曼(Rabbi Wexelman)是 美國馬卡比之友,這是一個慈善組織,旨在幫助美國和以色列的窮人。 捐款在美國可以免稅。
http://www.worldunitypeace.org

發表評論